<cite id="379tb"><video id="379tb"></video></cite>
<var id="379tb"><strike id="379tb"><listing id="379tb"></listing></strike></var>
<var id="379tb"></var>
<menuitem id="379tb"><strike id="379tb"><listing id="379tb"></listing></strike></menuitem><menuitem id="379tb"><strike id="379tb"><listing id="379tb"></listing></strike></menuitem>
<var id="379tb"></var>
<var id="379tb"><video id="379tb"><thead id="379tb"></thead></video></var>
<cite id="379tb"></cite>

海發動態

當前位置: 上海海發印務 > 海發動態 > 正文

聲音也可以設計嗎?

2019-01-27 09:59 263

設計:Yuri Suzuki

去年年末,聲樂藝術家受邀加入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平面設計公司之一——五角設計公司(Pentagram),引發眾人熱議。甚至合伙人直接對他說,“你怎么算是個‘設計師’呢?

設計聲樂有關聯嗎?

如果有,又是什么樣的關聯?

?原文作者:Emily Gosling?

?編譯:Hiiibrand?

字體設計常常也會用一些聲樂術語來描述,比如我們品味它的韻律、談論它的節奏,研究其正負空間的相遇……這大概正是因為字體設計和聲樂所包含的技巧和算法之間有著諸多的相似之處。學會了“讀”這個技能后,我們便總是會先讀出(或默念)其中的字母(文字),然后再將它們組織成一個單詞、一個句子。

而字體也有著它獨特的符號學,由著它的傾斜度、彎曲的模樣,或是字母間的距離,又或者是彼此相互接連的樣子——我們能聽到字體的聲音。有時候,這些字體“聽”起來很“柔”,仿佛一間時髦餐廳里播放的古典樂曲;有時候,它們“聽”起來又很狂野急促,字母不規則地散落在各處,繼而轉向煞白的噪音。

“Sounds of London”,設計:DixonBaxi

酸性浩室,酸式色彩

Acid House, Acid Colors

不難奇怪,不少字體設計師對于音樂或是聲樂也有涉足,事實上,近期也有許多將兩者合二為一的項目展現在我們面前,有的是用最直接的方式——比如一些傳統設計師開始嘗試為唱片做設計;有的則是走抽象路線——比如探究字母間隔大小的意義,以及這些與人聲能有什么關聯,等等。

設計:紐約DIA設計工作室(

“這就與爵士樂很像,爵士樂有一套自己的曲調、和弦等等,每一首都是獨一無二的,但你一聽就知道它們屬于爵士樂。這同樣適用于視覺效果的呈現,DIA字體有節奏地流動著,達到了視覺統一性的效果?!?/p>

——設計者之一Mitch Paone?

Anthony Burrill便是以上提及第一類設計師中的一員。

設計:Anthony Burrill

“我覺得這些東西之間冥冥中

就是有某種關聯?!?/span>

“也許大腦中負責音樂、視覺和字體的,都是相似的部分”Burrill說,“仔細想想音樂的結構,尤其是電子樂,想想它們是如何將細小的碎片聚合在一起的?我覺得這些東西之間冥冥中就是有某種關聯?!?Burrill對于設計與音樂之間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十分著迷,這些從他的作品中也得以窺見。同時,他還說,這些最基礎的技術和未來可能進行的創作實驗間的連接,都可以追溯到像是發電站樂隊(Kraftwerk)這樣的電子樂開拓者。

《The Man-Machine》

人與機器,兩者一起——帶著靈魂與機器共舞。音樂家比約克(Bjork)曾說:“我很奇怪為什么創作出的電子樂死氣沉沉、毫無靈魂時,大家倒會怪到電腦頭上。如果音樂里沒有靈魂,一定是因為你沒放它進去?!?/p>

同理,用電腦制作的設計是否感人,是否擁有靈魂——這得取決于創造者施加的魔法。

設計和音樂都是用來交流和達到目的的??赡芡患挛镉贏是荊棘,于B是玫瑰。而2018年,Burrill也嘗試了他的第一件音樂創作,“The Future is Now”的唱片殼制作。這張唱片里分為兩種類型,一種-具Burrill描述-是典型的“俱樂部小霸王”風,還一種則是稍顯慵懶,節奏低沉的曲目。二者都是對80、90年代經典俱樂部式樂曲的致敬。

The Future is Now?唱片殼,設計:Anthony Burrill

“把這些方法和技能運用到不同的媒介中,

就會釋放出你創造思維的不同部分?!?/b>

談到這次的創作,Burrill說:“我想創作出一個略有些不同,不同于往常的酸樂唱片。在我再創作時,背景里似乎有聲音在我耳邊蹦跳,說著‘這個棒極了,讓它敞開嗓子吧?!谀撤N程度上,這就像是藝術總監的工作——營造一種氛圍,給予一段解說。慢慢地,粗略的想法逐漸發展成一個完整的設計。把這些方法和技能運用到不同的媒介中,就會釋放出你創造思維的不同部分。

Burrill為“The Future is Now”設計了這些唱片殼,每個限量版之間設計略有變化?!拔蚁矚g在重復中同時給予它模式與變化。唱片名‘The Future is Now’幾個大字直接用簡明的幾何圖形印刷在字體上,明亮扎眼的黃色加上被稍作削減的色盤,彰顯著酸性浩室樂曲的律動”

The Future is Now?唱片殼,設計:Anthony Burrill

用聲音創造品牌

Branding with Sound

設計和聲音之間的種種關聯還可以促成一種新的字體。

Fonsmith推出FS Benjamin字體時,還與機構Dixon Baxi合作開展了一項名為“倫敦之聲(Sounds of London)”的活動,同時發布了一張收錄了倫敦城聲音和一些對話片段的唱片。以此試圖創造一種浸入式的聲音盛宴,捕捉倫敦城市生活的精髓。對于DixonBaxi來說,這是一個向人們展示真正倫敦的絕佳機會。

“Sounds of London”,設計:DixonBaxi

“聲音的絕妙之處就在于它增加了

敘事性、情感和節奏,

這是單純的設計無法捕捉到的。

因為聲音是如此飽含情緒!”

這不是這個機構第一次冒險。2018年夏天,DixonBaxi就曾推出它們的第一張專輯“Ventricular beats”,被稱作是一場“攝人心魂的大膽嘗試”。

現如今,DixonBaxi的大部分工作是與電視客戶的合作,而Dixon說,聲樂和視覺之間聯系的運用是這些案例成功的基礎?!拔覀冞M行了許多品牌嘗試,開發可跨越多平臺的設計系統,這些往往與‘情緒’和一些設計理論相關,而再背后,它們又是由‘聲音’驅使。

越是去理解設計的可聽性,就越是能將設計與聲樂更好地結合。聲音的絕妙之處就在于它增加了其中的敘事性、情感和節奏,這是單純的設計無法捕捉到的。因為聲音是如此飽含情緒!”

賦予它個性

Making it Personal

Dixon說得沒錯,人人都知道有時某首歌曲,又或者某個聲音,都可能觸發我們內心深處的某段記憶,或者某種情緒。聲音(樂)是一種極度個人化,倍有情緒加持,且極可能引起共鳴的形式。

看/聽項目(Look/Hear Project),設計:鄭然。該作品曾獲得Hiii Typography 2016(學生組字體實驗)銅獎,并收錄在中。

鄭然便把她的“看/聽”項目描述為“一套聲音和視覺信號系統”。在這其中,字體們迸涌而出,企圖與讀者或者某個環境產生鏈接。

看/聽項目,設計:鄭然

“看/聽 是我在馬里蘭藝術學院時所做的畢業設計主題。 它探討了場景與聲音,看與聽之間的相互聯系。通過一系列的視覺圖形元素和聲音數據生成動態字體,從而激發兩個感官系統(聽覺和視覺)的通感連覺效應。并使觀看者與環境之間建立一種互動關系?!?/p>

——鄭然?

鄭然將建筑稱之為“凍結的音樂”,而字體則是“凍結的聲音”。

視/聽這個項目采樣自五個地點:公園、咖啡廳、地鐵站和一間辦公室,再將這些收集來的聲音數據制作成一套視覺系統。

看/聽項目,設計:鄭然

將“?“look” 、“hear”單詞的首先放置在2D環境中,再用軟件轉換為3D效果。將每個字母重復制作9層,然后將不同的三維字母形狀合并輸入到網格中。當聲音響起時,這些圖形就會實時進行相應的變化。從寧靜宜人的公園轉變為緊張擁擠的地鐵,都可以通過圖形來表示。

看/聽項目,設計:鄭然

這可以歸結為一點,那就是聲音和視覺系統類似,我們會加入自己的經歷和情感去解釋看到的東西——那么聲音也可以被賦予個性。

將某個圖像或者某種聲音肢解成最基礎的元素,它們不能代表任何意義。但如果將它們組織起來,它們就可以傳達信息,表達情感,幻化成某個特定的場景,又或者構建出某個特殊的時空——快樂或者悲傷,紅事還是白事……都有可能。

抽象的形狀

Abstracting Shapes

數碼藝術家Fabien Zocco在他2012年的L'ALEPH RELATIF裝置中得出了這個想法。

這個裝置鏈接網絡捕捉一些諸如郵件、谷歌搜尋一類的信息,并以編碼的形式投射輸出,只留下些無法辨認的符號,再用聲音合成器變成一串串不連貫的噪音。

如果說Zocco的這個項目只是隱約讓人覺得不適,那么由日本前衛藝術家Yasunao Tone和音樂家Florian Hecker合作的“Palimpsest”就直讓人汗毛豎起了。

“Palimpsest”,作者:Yasunao Tone & Florian Hecker

這些錄音是為了找出一本日本八世紀的詩集《萬葉集(まんようしゅう)》中“隱藏的意義”。Tone將書中的字符掃描錄入到電腦中,再播放可聽的詩句。結果得到了一連串的噪音,但是這些噪音好像又有一定的節奏,與原始文本似乎相對應。之后,Hecker把這些音頻數據放大了10,000倍,并將它們分為兩軌聲音。

當然啦,膽子不夠肥就還是不要去聽了。

從事平面設計與聲樂關系的澳大利亞平面設計師Astrid Seme,熱衷于探究書寫的文字所能帶來的抽象共鳴,并且嘗試將兩者完美結合到她的實踐項目中。在Seme看來,從事字體創作——創造這些文字就是需要被“讀/說”出的。而這點也很好驗證了設計與聲音之間的緊密聯系。

“藝術家、作曲家們通過音樂的形式

建立自己特定的符號,

而現在,

這些符號也變成了一種獨特的藝術視覺?!?/span>

Seme說兒時學習長笛的短暫經歷某種程度上讓她對聲音抱有更開放的態度?!白煮w中含有某種簡單的形狀,你就不會視它為一個不用思索的空白。所以在你閱讀它時,就會需要相對的時間。盡管也許這過程非常短暫,但是這也證明文字的視覺和聲音分不開。我覺得這種關聯非常奇妙?!?/p>

Seme曾圍繞“Wien Mitte”(維也納的一個地鐵站)進行過一個測試,讓一個人讀這兩個單詞,然后將朗讀者單詞之間的停頓放大,從無放大到一段長達30min的音頻。漸漸地,一個普通的停頓被拉長成一件鑒于藝術及恐怖噪音間令人不適的作品。

然而這樣的實驗和一個Amy Papaelias & Jaanika Peerna長期合作的——Sonotype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該項目開始于2005年,使用字母的聲譜圖來創作實驗性字體,試圖將“書寫文字和閱讀文字間的異同”可視化。

無獨有偶,2014年,挪威設計師Hakon Stensholt聯合程序員Paulo Barcelos創造了一套“聲音遇見字體(Sound Meet Type)”的工具。

人們可以通過這個工具,將聲音(一首歌、一段聲音……都可以)轉換為一個新的3D字體,還可以事后再修改其厚度、顏色或者收縮度等等。Stensholt將聲音比作“造形狀者”,簡單一句表達聲音和(字體)設計之間的關系。

“Sound Meet Type”,設計:Hakon Stensholt

怪異詩學

Strange Poetics

不難看出,之前提及的Seme的作品參考了不少傳統主義,比如勞倫斯·斯特恩(Laurence Sterne)創作的《項狄傳》中進行的結構性試驗;又參考了一些諸如混合詩歌、聲音、字體的現代主義藝術家,如庫爾特·施威特斯1927年的語音字母表實驗,而這個實驗又很大程度上啟發自Jan Tschichold的《新字體(Die neue Typographie)》。

《項狄傳》全名為《紳士特里斯舛·項狄的生平與見解》,是18世紀英國文學大師勞倫斯·斯特恩的代表作之一。書中絕大部分是主角——特里斯舛講述別人。敘述的順序則是東一榔頭,西一棒槌,完全打破了順著事件發生的時間先后按部就班、一板一眼的傳統程式?!俄椀覀鳌繁徽J為是“世界文學中最典型的小說”。評論家指出20世紀小說中的意識流手法可以追溯到這部奇異的小說。

同時達達主義對于Seme也至關重要,一個用鳥叫奏成的協奏曲曾驚艷四座。

視覺傳達教授Dr.Barbara Brownie在論文“字體設計符號學”中指出,像是弗朗西斯·皮卡比亞(Francis Picabia)這樣的達達派詩人便在作品中進行了“對文字的挑戰”,他在詩意中使用字體符號來表示平面圖形,試圖打破原有的意義——而當視覺和語言不能相匹配時,讀者才更加注意到它們本身的屬性。

由來自久,少年舊夢

Teenage Dreams

和許多設計師一樣,DixonBaxi機構的Simon Dixon也是因為設計唱片封面和一些宣傳單踏入了行業中?!拔医⒌牡谝婚g設計工作室就在一家唱片行的后屋里,我們用設計換取工作室的空間。音樂和設計對于我有種魔力,而我的一開始,就與音樂和平面設計的重合密不可分?!?/p>

在Dixon看來,之所以許多平面設計師還愛好音樂是有多層次的原因的。音樂和設計可以通過某種技術組成一段敘事,而這兩者都非常直觀而富有情感色彩。設計是一種具有藝術性的非純粹藝術,音樂也同樣。

“尋找那正確的音符、

排列出合適的音律,

這過程就好像

設計師尋找ta的字體和色調?!?/span>

藝術界里的人們喜歡摳細節、“講”故事、創造敘事感——這就是將一團散沙揉成一個拳頭。

不少設計師(尤其是從事音樂設計相關領域的)曾說對音樂的熱愛幾乎也是他們關注設計的初始原因。一些接收采訪的設計師說早在他們年輕時知道“平面設計”這個詞之前,就有過畫畫樂隊logo,描描唱片封面一類的興趣。Burrill說,由Karl Klefisch設計的發電站唱片封面“Man Machine”實在太經典了。

“真是個性到不行,樂隊成員整齊地梳著同樣的黑色大背頭……雖然是樂隊造型,但是設計工作室用著也還行!”

《The Man-Machine》

秘魯出生的設計師Jonathan Castro將黑色金屬樂和朋克圖標視作他踏入平面設計的啟蒙,對他來說,音樂就是他“一生靈感的源泉”。而如今,他的設計工作都是直接針對實驗樂曲的作品,“當我做平面設計時,就仿佛實驗音樂般自由?!?/p>

“Boiler Room”,設計:Jonathan Castro

Burrill說,“作為一個初出茅廬的設計師,你可能被各式各樣的海報、唱片環繞,你營造了一個屬于你的小小空間,這和我在工作室做的事是一樣的。設計常常就像是‘播放音樂’,‘播放’它們,然后被它影響。盡管再游走在范圍邊緣,你還是會以某種方式與之相連?!?/p>

相關推薦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校花在KTV被灌满精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