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379tb"><video id="379tb"></video></cite>
<var id="379tb"><strike id="379tb"><listing id="379tb"></listing></strike></var>
<var id="379tb"></var>
<menuitem id="379tb"><strike id="379tb"><listing id="379tb"></listing></strike></menuitem><menuitem id="379tb"><strike id="379tb"><listing id="379tb"></listing></strike></menuitem>
<var id="379tb"></var>
<var id="379tb"><video id="379tb"><thead id="379tb"></thead></video></var>
<cite id="379tb"></cite>

印刷技術

當前位置: 上海海發印務 > 印刷技術 > 正文

【深度】 中國印刷教育40年回顧與發展

2019-01-12 09:53 47

在改革開放40年之際,回首中國印刷教育從蹣跚學步到今天人才集聚、齊肩世界先進的壯志情懷,感慨萬千,浮想聯翩。欣然命筆來總結前輩開疆拓地之豪情,歸納砥柱中流勇立潮頭之風范,展望后起之秀創新發展之大志,共同開創印刷發展的全新未來。

1978-1989中國印刷教育

“3+1”格局初定

國家需求引領,印刷先驅社會責任使然

? 1978年改革開放春風席卷中華大地,高考制度恢復,知識改變命運開始成為全社會共識,“實現四個現代化,為中華崛起而讀書”成為一代中青年為國家發展、為民族振興、為社會進步的精神與情懷。這引發了爆發式的書刊報需求,缺乏先進印刷設備、專業印刷人才以及新技術、新工藝、新材料的狀況,持續成為制約印刷發展、滿足社會巨量文化需求,特別是書刊報閱讀需求乃至學生學習課本需求的瓶頸,這也為中國印刷發展,特別是印刷教育發展帶來了空前的發展機遇。鄭德堔、鄒毓俊、董明達、徐志放等老一代印刷教育先驅,以國家需求為己任,以振興印刷為情懷,不斷攻堅克難,積極開創與打造中國印刷教育的新形態和新路徑。

“3+1”格局初定,資源共享協同成長

? 盡管中國人民共和國成立和1956年高校院系調整后,國家在中央工藝美院、武漢測繪學院、陜西機械學院、上海印刷學校開設有印刷相關專業,初創確定了“3所本科院校+1所中專學?!钡摹?+1”格局,但隸屬體系、服務目標以及人才去向各不相同。中央工藝美院印刷系于1978年獨立出來成立了北京印刷學院,培養目標和印刷人才主要面向和服務書刊報領域。1980年開始假北京大興縣政府招待所辦學,在歷經近10年邊建設邊辦學中實現了教室從宿舍到教學樓,圖書館從食堂到專用圖書館,實驗室實習工廠從臨時房到永久廠房,操場從簡易到高等級的變遷。

? 武漢測繪學院自1956年整合全國測繪精英組建而成,其地圖制圖系設有地圖制印教研室,培養目標和印刷人才主要面向地圖、印鈔、郵票等保密印刷和安全印刷行業。20世紀80年代初就擁有專業教師10余人,主要從事制圖制印的教學與科研,所屬40人的制圖制印廠,配置了全套德國進口制版印刷設備,專門從事膠印為主體的地圖印制和彩色膠印。在國家新聞出版總署邀請和學校拓展學科與專業領域的促進下,1983年開辦地圖制印專業,1984年開辦印刷技術專業。

? 陜西機械學院自20世紀80年代起開展印刷機械設計制造人才培養,培養目標和印刷人才主要面向印刷機械行業,奠定了國產印刷設備人才基石。

? 上海印刷學校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主要培養從事書刊印刷的中專技能型人才,培養人才集中在新華印刷廠體系,為先進設備應用奠定了人才基礎。

? 在歷經10年“文革”之后,國家教育體系重挫,印刷教育師資奇缺,對國外印刷技術了解和交流很少。但基于國家需求,各個學校發揮自身資源和服務目標的優勢,獨立形成了自己獨有的專業特色。武漢測繪學院(1986年更名武漢測繪科技大學)是國家重點大學,地圖印刷不僅要求高精度,而且要求零差錯,形成了根據需要預先制訂工藝方案、編制作業計劃和定量化質量控制要求的技術工藝與質量控制的辦學特點和專業特征。北京印刷學院重點服務書刊報印刷,既要學習凸版鉛印,又要兼顧彩色膠印,形成了以文字印刷為主,圖片印刷為輔的辦學特點和專業特征。陜西機械學院重點培養印刷機械專業人才,兼顧印刷工藝,形成了以印刷機械設計、制造和應用為主的辦學特點和專業特色。上海印刷學校重點服務新華印刷廠體系,主要學習書刊印刷的印刷工藝,特別是技能培養,形成了以解決實際問題為特點的辦學模式。

? 改革開放后,國家派出大批人才赴國外學習。武漢測繪學院主要派往歐洲和日本,北京印刷學院主要派往美國和日本,陜西機械學院與德國斯圖加特大學建立校級合作,一批批教師先后赴德國學習,從而為中國印刷教育打開了一扇與世界先進印刷技術接軌的窗口,推動了學習與引進國外先進印刷技術的熱潮。多年后,歸國的學子先后成為今天行業的中流砥柱,站在潮頭的一代先鋒。

?

1990-2005印刷教育成長與繁榮

“新技術+大市場”引發中國印刷教育大繁榮

? 隨著國家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的主戰場和電子技術、計算機技術在印刷工業的滲透與應用,在“要想發,做印刷”巨大動力的推動下,引發了中國印刷教育在大江南北、長城內外的快速成長與繁榮。上世紀80年代后期,武漢測繪學院更名為武漢測繪科技大學、陜西機械學院更名為西安理工大學,并先后獲得碩士學位授權點,為中國印刷教育培育了最早的碩士師資,奠定了中國印刷教育成長與繁榮的師資基礎。

? 在本科教育方面,株洲工學院聯合中國包裝總公司開辦了以包裝印刷為主體的印刷專業,國內5大輕工高校無錫輕工學院(現江南大學)、大連輕工學院(現大連工業大學)、天津輕工學院(現天津科技大學)、西北輕工學院(現陜西科技大學)、山東輕工學院(現齊魯工業大學)先后興辦印刷工程或包裝工程專業,南京林業大學為服務造紙開辦了印刷工程專業,曲阜師范大學、杭州電子科技大學、浙江科技學院、內蒙古工業大學、哈爾濱商業大學也紛紛加入了印刷工程的辦學行列。

? 在??平逃矫?,上海出版印刷高等??茖W校、深圳職業技術學院、武漢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湖北職業技術學院、東莞理工學院、東莞職業技術學院、河南牧業高等??茖W校為代表的一大批高職高專院校,先后開辦了印刷技術及相關專業,解決了印刷產業長期人才短缺和高速增長中的各層次人才需求,造就了一大批印刷企業的快速崛起和優秀人才的脫穎而出,印刷教育也逐步從“學生+追蹤”向“齊肩+為師”邁進。

“電子+數字”打造中國印刷教育的四類模式

? 隨著這個時期汲取電子技術、計算機技術和數字技術的強大優勢,印刷產業快速從“凸版鉛印+照相排版”脫胎轉型為“電子分色+激光照排”,實現了從“鉛與火”到“光與電”的歷史跨越,圖文合一的“計算機直接……(Computer To……)”從根本上改變了印刷技術的面貌,開啟了印刷數字化、印刷數字化生產流程、色彩管理、數字印刷、按需印刷的時代。中國印刷高等教育的辦學模式、專業特色以及學術流派也悄然成型。

模式一:研究型大學模式

? 如武漢測繪科技大學(現并入武漢大學)1997年獲得國內唯一的“211”重點學科,憑借重點大學長期積累的優秀師資隊伍,良好的科研環境與實力,高素質的學生隊伍以及強大的辦學資金支撐,逐步形成了理論引領、工程創新、技術協同的辦學模式,積極開展對外學術交流合作,逐步從工程型教育向研究型教育轉型。

模式二:教學研究型大學模式

? 如西安理工大學、天津科技大學、北京印刷學院先后獲得印刷工程碩士學位授權點,通過學科體系的建設、師資隊伍的培育、教學方法的完善,逐步建立了較完整的課程體系、實驗實踐體系和教材體系,并圍繞工程論證來建立特色分明的工程型教育模式。

模式三:教學型大學模式

? 如曲阜師范大學、內蒙古工業大學,通過積極面向市場來摸索與尋找學生新出路,但受學校重視程度、辦學地域環境、師資隊伍、辦學經費以及學生素質的制約,無論是教學體系、實驗實踐體系和社會資源體系,還是教學方式、對外交流方式和知識更新方式都存在諸多不足,師資總體上是畢業上講臺,學生基本是課堂到課堂,理論、方法和技能與印刷產業需求尚有較大差距,辦學在生死之間徘徊。

模式四:技能型大學模式

? 如上海出版印刷高等??茖W校、深圳職業技術學院,集聚與吸引了一大批專業教師和技能型人才,在“雙師型”目標導引下,推進了理論與技能的結合,技能與應用的融合,建立起了完善和高水平的實驗實踐平臺,積極通過產學合作和協同創新,探索印刷產業鏈技能的塑造,打造和建設出了符合國家發展需求的全新技能型人才新模式、新路徑和新方法。

?

2006-2017中國印刷教育的轉型與涅槃

印刷技術環境突變,引發中國印刷教育轉型風起

? 21世紀初始,云計算、大數據、移動互聯網逐步滲透印刷產業,開始顛覆印刷業態與產業鏈架構,印刷媒體“大眾化+個性化+跨媒體”多元化的需求興起,建立數字網絡平臺,融入文化創意產業,形成“集中生產+分布定制+智能服務”的印刷生產與商業模式,凸顯“Me-Commerce”個性定制與服務特征,實現業務平臺全球化、印刷制造數字化、印刷服務網絡化、產品表達融媒體化的新生態,激發出印刷產業創造云印刷和大數據服務的云時代。

? 這種系列化的印刷環境突變,以及全球金融危機帶來的市場變化,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印刷教育滿足“印刷加工或印刷制造”的需求態勢、生產流程和產品鏈的架構,而且85-95后新一代“唯我”價值觀也打破了先輩們磨煉成鋼的先苦后甜的成長模式,都讓曾經風光的高收益印刷行業不再像I T業那樣充滿幻想,滿足學生意愿的專業選擇持續地推進,讓帶有制造業特征的印刷專業變得如同雞肋一般,引發了敢于自我革命的院校愿冒轉型失敗風險而不做等待消亡危險的轉型之先。杭州電子科技大學前瞻性地預測印刷產業鏈變革的根本內因和轉型的方向,將國家倡導的“融媒體”發展目標作為未來學科發展和專業定位的基準,以“數字媒體”為主線整合印刷在色彩高保真復現、高精度數字采集以及網目調再現的關鍵技術,形成了將印刷工程核心整合到數字媒體技術的“融媒體”模式。以“藝術設計”為主線,將印刷工程的先進技術及工藝方法,獨一無二的實體展現方式整合到設計之中,讓藝術和設計不但看得見,而且摸得著,實現了印刷融入藝術和設計的再升華。

印刷需求創造推進中國印刷教育的涅槃苦難

? 2010年后,AR、VR、AI技術正式登上了“融媒體”的現代舞臺,帶動印刷產業從“匠、機、電”的二維靜態圖文復制與傳播時代向“數、云、智”的三維或多維動態圖文音像編創、交互與體驗發展,極大地增強了信息復制與傳播的能效,豐富了印刷品的內容展現,提升印刷品交互與體驗的炫酷,推動了碎片式淺層學習與系統式深度學習的融合,讓更好體驗、更快分享的“智慧印刷”聚變出文化至真、藝術至善、印刷至美的智慧時代與全新未來。

? 這些新的印刷需求創造,不僅傳承了印刷閱讀識別需求和個性定制需求,還創新出印刷交互娛樂需求和先導體驗需求,進而給印刷賦予了新的內涵與外延,更讓90-00后新人類真正感受到延綿數千年的印刷永遠應用最新技術來自我革命、自我創造和自我涅槃的勇氣,開始站在文化傳承和信息傳播的大視野下,重新審視集諸多高新技術于一體,博眾多文化藝術于一身的印刷在歷經涅槃苦難之后的新輝煌。杭州電子科技大學、上海理工大學勇敢面對印刷涅槃的苦難,應用“新工科”思維,積極推進文化創意和新媒體大視野與大平臺下的學科與專業整合,顛覆性地重構專業及其課程體系。西安理工大學省級雙一流專業建設全面開啟印刷教育的教學改革與創新,已共同折射出中國印刷教育跨越自我的黎明前的微微曙光。

?

未來中國印刷教育展望

? 千年來,特別是近百年間,每一種新技術的出現都信誓旦旦地宣稱要取代或淘汰印刷。無論是曾經風光無限的照相機、收音機、電視機、計算機、互聯網,還是當今風頭正盛的AR、VR、AI,但結果都是印刷歷經涅槃,依然風采依舊。中國印刷教育是先進印刷產業打造的基石,為培育一代又一代創造新奇跡的人默默地奉獻,他們無不是手捧著有印刷圖文的書籍,拿著盛滿美食、美裝的包裝而長大。未來中國印刷教育不僅要歷經當前的涅槃苦難,還會遇到未來涅槃的苦難,但燦爛的笑容、迷人的風采依舊。只要人存在,印刷必然存在,中國印刷教育也同樣存在,且不斷地創新前行。

相關推薦

本文暫時沒有評論,來添加一個吧(●'?'●)

歡迎 發表評論:

校花在KTV被灌满精小说